快捷搜索:

李姬传_百

2019-09-12 17:06 来源:未知

  声明: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,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,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,请勿上当受骗。详情

  《李姬传》是由明末清初的散文家侯方域所作,描写明末秦淮歌妓李香,不仅写了她擅长歌唱的艺术才能和不同流俗的风度,更突出写了她的见识和品格。她及时识破了阉党余孽的诡计,劝说侯方域拒绝阮大铖的利诱。她忠实于真挚的爱情,勉励侯方域保持气节。她坚持不肯与和阮大铖同流合污的开府田仰接近,敢于抗拒权贵的诱惑和威胁。同时生动地描绘了李香的生活和斗争,热情地赞美了李香的才能、智慧和品德。《李姬传》无论在思想上或者在艺术上,都有可取之处,所以,它成为侯方域的散文代表作之一,也可算是清初散文代表作之一。

  李姬者,名香,母曰贞丽。贞丽有侠气,尝一夜博,输千金立尽。所交接皆当世豪杰,尤与阳羡陈贞慧善也。姬为其养女,亦侠而慧,略知书,能辨别士大夫贤否,张学士溥、夏吏部允彝急称之。少风调皎爽不群。十三岁,从吴人周如松受歌玉茗堂四传奇,皆能尽其音节。尤工琵琶词,然不轻发也。

  雪苑侯生,己卯来金陵,与相识。姬尝邀侯生为诗,而自歌以偿之。初,皖人阮大铖者,以阿附魏忠贤论城旦,屏居金陵,为清议所斥。阳羡陈贞慧、贵池吴应箕实首其事,持之力。大铖不得已,欲侯生为解之,乃假所善王将军,日载酒食与侯生游。姬曰:“王将军贫,非结客者,公子盍叩之?”侯生三问,将军乃屏人述大铖意。姬私语侯生曰:“妾少从假母识阳羡君,其人有高义,闻吴君尤铮铮,今皆与公子善,奈何以阮公负至交乎!且以公子之世望,安事阮公!公子读万卷书,所见岂后于贱妾耶?”侯生大呼称善,醉而卧。王将军者殊怏怏,因辞去,不复通。

  未几,侯生下第。姬置酒桃叶渡,歌琵琶词以送之,曰:“公子才名文藻,雅不减中郎。中郎学不补行,今琵琶所传词固妄,然尝昵董卓,不可掩也。公子豪迈不羁,又失意,此去相见未可期,愿终自爱,无忘妾所歌琵琶词也!妾亦不复歌矣!”

  侯生去后,而故开府田仰者,以金三百锾,邀姬一见。姬固却之。开府惭且怒,且有以中伤姬。姬叹曰:“田公岂异于阮公乎?吾向之所赞于侯公子者谓何?今乃利其金而赴之,是妾卖公子矣!”卒不往。

  (1)李姬:李香,明末南京秦淮名妓。南京是明朝之陪都,江南第一大都会,金粉繁华,江南文士多流连歌馆酒楼,声气相求,议论时事。妓女亦多知书,不乏善绘、工诗者,以附丽清流名士为荣幸。崇祯末,侯方域以世家公子游学南京,入复社,参与复社反阉党馀孽阮大铖的活动,介入弘光朝的政治斗争,遂使其所宠爱的李香也卷入其中。后侯方域缅怀往事,感其品节之可贵,作成此传。文章以实事为主,叙事简洁,不失史传文笔法,然亦不全遵传纪文体,只叙出侯生所见李香品节之二三事,结末无论赞,又类乎记逸事之文。论者谓“近唐人小说”(宋荦《国朝三家文钞·凡例》)。

  (3)阳羡:江苏宜兴旧名。陈贞慧:字定生,宜兴人,为复社重要成员,明亡不仕,有《皇明语林》。

  (5)张学士溥:张溥,字天如,江苏太仓人,进士及第,复社发起人,著有《七录斋诗文合集》、《汉魏六朝百三名家集》。夏吏部允彝:夏允彝,字彝仲,华亭(今属上海市)人,崇祯进士,官福建长乐知县,与陈子龙组织几社,与复社相呼应。南明弘光朝,官吏部主事。清兵渡江,于家乡起兵抵抗,兵败投水死。著有《幸存录》。

  (7)周如松:苏昆生原名,本河南固始人,精通音律,善歌,为著名昆曲教习。明亡后,流落苏州。

  (8)玉茗堂四传奇:即汤显祖的《紫钗记》、《牡丹亭》、《邯郸记》、《南柯记》。玉茗堂是汤显祖书斋名。

  (11)雪苑侯生:作者自称。雪苑,汉梁孝王林苑,初名兔园,规模甚大,司马相如等名士曾为座上客,故著名,也称梁苑。南朝谢惠连作《雪赋》,描绘梁苑雪景,传诵极广,故梁苑亦称雪苑。故址在今河南商丘东南。侯方域为商丘人,故称雪苑侯生。

  (13)皖人阮大铖:字圆海,安徽省怀宁人。明天启朝为京官,依附权阉魏忠贤。崇祯初,削职为民,流寓南京,作戏曲,蓄声伎,结纳文士、游侠。南明弘光朝,依附马士英,官至兵部尚书。清兵渡江,出降,从清兵南侵,死于仙霞关。作有《春灯谜》、《燕子笺》等传奇。事具《明史·奸臣传》。

  (14)论城旦:被定罪判刑。城旦,古代刑罚名。《墨子·号令》:“以令为除死罪二人,城旦四人。”孙诒让《墨子闲诂》引应劭语:“城旦者,旦起行治城,四岁刑也。”后指徒刑或流放。阮大铖被判处“赎徒为民”,故云。

  (16)为清议所斥:指复社陈贞慧、吴应箕等人在南京联合发布《留都防乱揭帖》,揭发阮大铖为阉党馀孽,蓄意再起。清议,在野士人对时政之评议。

  (25)世望:家世和名望。侯方域祖执蒲、父恂、叔恪,在明末天启、崇祯间为朝官,均立身正直,未阿附权阉魏忠贤,属东林党人。

  (31)桃叶渡:在南京秦淮河口,相传因晋王献之送其爱妾桃叶于此而得名。

  (32)雅:甚。中郎:《琵琶记》演蔡伯喈与赵五娘故事,系据宋元间民间传说而作成,附会为东汉蔡邕之事。蔡邕字伯喈,官左中郎将,以职称名中郎。

  (34)《琵琶》所传词固妄:谓《琵琶记》所写并非蔡邕实有之事。固,诚然。

  (35)尝昵董卓:汉献帝时,董卓擅政,征蔡邕为侍中,再拜中郎将,封高阳乡侯。王允诛董卓,独蔡邕哭之,坐董卓党下狱死。(参看《后汉书·蔡邕传》)昵,亲近。

  (37)开府:古代高级官员设立官署,自选僚属,称“开府”。明清两代用以指称方面大员,如总督、巡抚。田仰:字百源,贵州人,与马士英有亲,弘光朝官淮扬巡抚。

  (38)锾(huán还):货币量词。《书·吕刑》:“墨辟疑赦,其罚百锾。”孙星衍《尚书今古文注疏》:“一说为六两,一说为十铢二十五分之十三。”后借用为钱币数,三百锾,即三百金。

  (39)有以:因此。中伤姬:诬陷李香。侯方域有《答田中丞书》,驳斥田仰声称李香却金拒招是受其指使。此所谓“中伤”,当是指田仰羞怒,诬陷李香拒招有复社人物反马士英、阮大铖擅政之政治背景。

  名妓姓李名香,她的母亲叫贞丽。贞丽颇有任侠的风度,曾经与他人赌博,一夜之间输尽千金。她所结交的都是一些才华出众的人物,跟宜兴人陈贞慧特别要好。李香是贞丽的养女,性格也很豪爽,而且聪明伶俐,略读点书,能辨别那些当官的是否正直贤明,张溥、夏允彝都非常称赞她。李香年少时风度爽朗美好,韵致超群。十三岁那年,跟苏州艺人周如松学唱汤显祖《紫钗记》、《还魂记》、《南柯记》、《邯郸记》四大传奇,而且能将曲调音节的细微变化尽情地表达出来。她特别擅长《琵琶记》,然而不轻易唱给别人听。

  商丘侯生,于崇祯十二年来到金陵,认识了李香。她曾邀请侯生题诗,然后自己唱曲给他听作为酬谢。当初安徽人阮大铖因奉承依附阉党魏忠贤而被判罪,削职后退居金陵,遭到正直言论的抨击。实际上首先发难的是宜兴陈贞慧、贵池吴应箕,他们坚持得很有力。阮大铖不得已,想让侯生从中斡旋,于是假手干好友王将军,每日送来美酒佳肴,陪同侯生一道游玩。李香生疑道:“王将军家境清贫,不是广交朋友的人,你何不问一问他呢?”经侯生再三诘问,王将军于是屏退左右,转述了阮大铖的用意。李香私下告诉侯生说:“我从小跟随养母与宜兴陈贞慧君相识,他品德高尚,还听说吴应箕君更是铁骨铮铮。而今他们跟你都十分友好,你怎能为了阮大铖而背弃这些亲朋密友呢!况且公子你出身于世家,颇负名望,怎能去结交阮大铖呢!公子读遍万卷诗书,你的见识难道会比不上我这样的妇道人家吗?”侯公子听后大声叫好,从此便故意借醉酒而卧床不见,王将军心里颇不高兴,只得辞别而去,不再同侯公子来往。

  过了不久,侯生赴考名落孙山。李香在桃叶渡设宴饯行,还特地唱了一曲《琵琶记》送他上路,说:“公子的才华名声与文章词采都很美好,和蔡邕中郎不相上下。蔡邕学问虽然不差,但难以弥补他品行上的缺陷。如今《琵琶记》里所描写的故事固然虚妄,但蔡邕曾经亲附董卓,却是不可抹杀掉的。公子秉性豪爽不受约束,再加上科场失意,从此一别,相会之期实难预料,但愿你能始终自爱,别忘了我为你唱的《琵琶记》!从今以后我也再不唱它了。”

  侯生离开之后,原淮阳巡抚田仰以三百锾黄金为聘,邀李香见面,李香断然予以拒绝。田仰恼羞成怒,便故意制造流言对李香恶意中伤。李香感叹地说:“田仰难道与阮大铖有什么不同吗?我以往所赞赏侯公子的是什么?而今如果为贪图钱财而赴约,那是我背叛了侯公子!”她终于不肯与田仰相见。

  明末崇祯年间,明王朝政治越来越腐败,党争日益剧烈,贵族、官僚、地主、巨贾生活极为奢侈荒淫,满族统治者与明王朝之间又不断发生战争,以致人民群众遭受到深重灾难,不得不奋起反抗,市动此伏彼起,农民起义波澜壮阔。在这个大动荡的时代中,随着城市经济进一步发达,市民阶层更加扩大,涌现了不少“奇人异士”,尤其是“人品高绝”的“小人物”。所以,这个时代的显著特点,就是“伟人欲扶世祚,而权不在已;宵人能覆鼎餗,而溺于宴安;扼腕时艰者,徒属之席帽青鞋之士;时露热血者,或反在优伶口技之中”(顾彩《〈桃花扇〉序》)。当时金陵是明王朝的留都,又是南方经济重镇,也是东林、复社成员集中地,故政治斗争常发于此。《李姬传》作者侯方域和文中李香,都生活在明末时代;他们悲欢离合的爱情故事,正发生在金陵地方。 清初,侯方域、魏禧、汪琬有“散文三大家”之称。虽然他们的成就各有不同,但他们都不满于明代前后七子“文必秦汉”的拟古文风,也不满于晚期公安、竟陵那种纤佻虚浮的文风,而是“讲唐宋以来之矩矱”,继承和发展了明代唐宋派散文的风格。他们大都以人物传记见长,如侯方域的《李姬传》、《马伶传》等,魏禧的《大铁椎传》、《许秀才传》等。这类人物传记,人物形象栩栩如生,富有传奇色彩,真切感人。它们用小说、戏曲的传奇体,打破了传统的古文写法,可以说是传奇性散文。这不仅吸收了《史记》、唐人传奇的养料,而且受到当时正在兴盛的明清传奇的影响。那时,有奇人奇事,而后有其文,“传其事之奇焉者也”(孔尚任《桃花扇小识》)。

  《李姬传》,描写明末秦淮歌妓李香,不仅写了她擅长歌唱的艺术才能和不同流俗的风度,更突出写了她的见识和品格。她及时识破了阉党余孽的诡计,劝说侯方域拒绝阮大铖的利诱。她忠实于真挚的爱情,勉励侯方域保持气节。她坚持不肯与和阮大铖同流合污的开府田仰接近,敢于抗拒权贵的诱惑和威胁。看来,李香虽出身低微,是个被人歧视的“小人物”,但她却能辨别是非,明察贤恶,具有强烈的正义感和高尚的品格。很清楚,她有别于当时一般歌妓,也高出于复社文人侯方域。简言之,《李姬传》就是生动地描绘了李香的生活和斗争,热情地赞美了李香的才能、智慧和品德。诚然,对那个时代中的这类“小人物”,值得写传,值得赞美,因为,这可以使人认识到,“卑贱者”高洁坚贞,而“高贵者”卑鄙无耻,形成了鲜明的对照。

  侯方域写《李姬传》,并非事事兼收,平铺直叙,而是选其二三典型事件,重在表现高尚品格,因此,才能塑造出生动的艺术形象,突出鲜明的性格特征。此其一。《李姬传》短小精悍,结构严谨。从“定情”到“分别”,再到“别后”,三个阶段,紧密相联,层层推进,步步发展,融成有机整体。这就使得对李香性格的刻画,越来越深化。此其二。作者在《李姬传》里,把明末政治斗争的变化与侯、李两人爱情的发展,结合在一起,互相影响。所以,不难看出,侯、李两人爱情并非一般个人爱情问题,而是与当时政治斗争息息相关。此其三。在《李姬传》里,李香与侯方域形成对比,更与阮大铖、田仰形成对比。当然,这是两种不同的对比。对比之下,李香形象的光彩,愈益引人注目。此其四。《李姬传》虽为古文,但简洁流畅,明白如话,绘声绘色,娓娓动听。此其五。由此可见,《李姬传》无论在思想上或者在艺术上,都有可取之处,所以,它成为侯方域的散文代表作之一,也可算是清初散文代表作之一。

  清初著名戏曲家孔尚任写《桃花扇》传奇,曾选用《李姬传》作为素材。当然,《桃花扇》的李香君,较之《李姬传》中的李香,作了精湛的艺术加工。前者是戏剧人物,后者是历史人物,既有一定关系,又有显著区别。阅读《李姬传》,不妨参阅《桃花扇》,可以有助于加深对《李姬传》的了解,也可以有助于了解艺术种类、艺术创造等等问题。

  (1618一16 54),河南商丘人,复社领袖。长于古文,尊唐宋八大家,有《壮悔堂集》。在南京期间不思上进,与复社同仁评议朝政,参与攻击阮大铖的活动。

  其散文往往能将班、马传记,韩、欧古文和传奇小说手法熔为一炉,形成一种清新奇峭的风格,而尤以传记散文见长。《李姬传》》歌颂了明末秦淮名妓李香君明大义、辨是非,不阿附权贵的高尚品德。写品行高洁、侠义美慧的李香君,栩栩如生,跃然纸上;同时也写反面人物阮大铖及其他人,均有声有色,形象生动。文字简练,叙事分明,情节曲折,具有短篇小说的特点。同时文末“蔡中郎学不补行”一段,大约也是对自己汉奸活动的忏悔吧。剧作家孔尚任后来借用《李姬传》的主题创作了戏曲《桃花扇》,仍然沿用东林的观点,只能是戏文而已。“文人之文”的三位作家侯、魏、汪被称为“清初三大家”。其中侯方域的散文较为突出。

TAG标签: 周如松作品
版权声明: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